仰望星空的天台

0%

回家,一路向北

启程 08-20-2015

20天的学习结束了,上午收拾好了什物行李,和公司的同事们道过别后便踏上了回哈尔滨的旅程。

北京站

从雍和宫转车,赶了约半个小时的地铁,到了北京站。

毕竟是首都的最老的火车车站了,装修的风格也是一脉相成天安门城楼的风格。

photo

和中国大多省会一样,火车站从来都是人流汇集的地方。 过程都很顺利,换好票,挤进人流,安检,查包,金属探测,检票入站。

尽管已经坐惯了火车,但站台还是让我颇具感悟的。

想想看,很多漂泊的浪子来到一个陌生的大城市时,第一脚踏上的便是这火车站台吧。

代表了一段人生旅途的开始,甚至,踏上了,便是一辈子的故事。

窗外的风景

8个小时旅途自然是寂寞的,但是今天运气不错,我买到的票是靠窗的,至少可以让我望着过往的风景打发时间。

坐上车不一会儿,火车就出了北京城,京城的地势低,郊外山少,大多都是大片大片的麦田,偶尔冒出几朵小丘。农田风光很是让人惬意,在阳光的映衬下,麦穗随风摇曳,挥洒着金辉。此时已是晌午,劳累了一个上午的人们大多都已回到自家的农舍小憩,两旁的行道树绿茵葱葱,不时,飞过一两只叫不上名儿的白鸟,偶尔,又穿过条条小溪。这幅景色,仿佛让我的耳旁又响起了那首久石让的《故乡的原风景》,让我想起了很多以前读过的思乡的散文,大多描写都是描绘的这番景色吧。

可是,这番景色纵然美好,也只是欣赏,对于出生在一座摩登都市的我,能让我想起家的,莫过于那灯红酒绿的格调和夜色衬托下的灯火辉煌。所以在外漂泊,在哪儿也不会觉得孤单了,因为,哪儿都有家的影子,而那些被名家骚客怀具浓浓思乡情的麦田,在我眼中,也仅仅只是一穗穗饱满的麦子罢了。

不测风雨

随着列车的疾驶,天色也逐渐转阴。雨滴答滴答便下起来了。

彩虹

photo

不见风雨怎能见彩虹,虽然这句话的逻辑是必要不充分的,但也算是人们对心情的一种慰藉。

毕竟,不是每一场雨后都有彩虹,更多的,是湿漉漉的散发,和湿透了的鞋。

终程

21:45到达了哈尔滨西站,因为这里普遍下班早,这个时间已经打不到公交车和地铁了,只有一群出租车司机在门口招揽生意,因为这个时间段有几趟车到站,所以他们的生意很是热闹,以至于我沿途一辆车子都打不到。

我拖着行李箱,出了西站的大门一路走着走着,终于拦下了一辆车,问了价格,20块,这个价格在哈尔滨来说是很贵的,至少比平常贵了一倍,但是在这种情况下,本是想妥协的,但是,就刚想应允的时候,这时候身旁的一个老人拉住了我。他身材不算太高,两鬓花白,跨了一个公文包,一件T-shrit 西裤,一身刚出差回来的打扮。他和我说,在这里揽客的,基本上都是黑车,这么晚,孤独一人打车,难说会出什么事。

一番交流后,我才知道,他的目的地也是黑大附近,他是黑大旁医院的一名医生,刚从沈阳出差回来。已经在哈工作快20年了。

当他了解到我两目的地差不多一致的时候,他便提议我们一起走路回去,反正也不远。

哈尔滨人总是有这股子热情,他们会当你问打公交打几号车的时候,还随手帮你把车钱付了。在你拿着百度地图到处问路的时候,顺路带着你过去。

曾有段时间网上就到处传,说雷锋精神是骗人的,雷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牛皮大王。

雷锋毕竟是历史人物,过去的东西,总是充斥着真相与谎言,我没兴趣也没法去深究。

但是,所谓的雷锋精神,是真真正正存在的,这点我坚信不疑。

于是乎,便有了我和一位雷锋,在一个夜晚,一条寂静的街道漫步的故事。

今夜,正好是七夕呀。

Table of Contents